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谷歌和苹果真正的不同

时间:2019-02-03 01:54:09|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谷歌和苹果真正的不同

谷歌和苹果都是极其成功的公司,但是从专利成果来看,它们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创新特征。

在过去十年里,史蒂夫乔布斯共获得了347项专利授权,虽然其中有很多是追授的。相比之下,Google的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在同期总共只有27项专利。

这个统计数据生动地表明了苹果和Google在运作上的不同。苹果主要是由一个源于其虚构设计工作室的集中式开发体系驱动的;而谷歌是以更加分布式的、开源的方式来开发新产品。为了更好地了解这两种方法是怎样有序运行的,波特兰的一家数据可视化工作室Periscopic为sign提供了一系列可视化定制,用来比较苹果和谷歌在近10年内提交的专利中的创新特征

谷歌和苹果真正的不同

要理解这张图表达的内容,你需要把图中的每个团块看做一个专利发明人。由于许多专利具有多个发明人,所以每条线都表示发明人和共同发明人之间的关联。

在这张图上,苹果看起来像一个由tinker toy(一种搭建玩具)组成的大球,而谷歌则像一个类似于Borg(谷歌的集群操作系统)的单调的细胞团。虽然从公司的专利中无法得知更多的公司结构,但Periscopic认为图像中已经给出了清晰的描述。

Periscopic公司的数据分析师Wes Bernegger写道:在过去的10年里,苹果公司已经获得了由5232个发明人创造的10,975项专利,而Google所获得的12,386项专利则是由8,888个发明人创造的。在比例上二者基本持平。我们所能看到的最显著的差异是,与谷歌更平均分散的创新结构相比,苹果的核心存在着一群高度互联、经验丰富的超级发明家。这似乎表明苹果拥有自顶而下,更倾向集中控制的体系,而谷歌则可能更独立、自主。

这个理论具有很大意义。在苹果,有一个长期由乔纳森伊夫(Jonathan Ive)领导的顶级秘密设计实验室,这里诞生了苹果为数不多但非常有价值的产品。在苹果的内部创新足迹中,你会发现乔纳森伊夫(Jonathan Ive)的名字总是与圈内那些人尽皆知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包括尤金魏(Eugene Whang),克里斯托弗斯特林格(Christopher Stringer),巴特安德烈(Bart Andre)和理查德豪沃斯(Richard Howarth)。理查德豪沃斯(Richard Howarth)现在领导苹果的硬件开发,你所看到的iPhone大部分设计都是由他负责的。

另一方面,Google具有由许多具有自主权的个人组成的相对扁平的组织结构。(谷歌甚至尝试着在2002年取消所有管理层,但之后又取消了这个想法。)当然,所有这一切都可以在他们的创新特征中看出来。从专利可以看出,谷歌的员工们看起来相对平等,也相对分散。

伯恩格强调,苹果实际上比谷歌有更多的连接和协作。 在专利名单中,苹果的每位发明者平均拥有4.2个专利,而谷歌则是2.8。他解释道,这些组合效应意味着苹果公司的发明者平均比谷歌的发明者产出了两倍以上的专利。比例为9:4。

他们看起来有很大不同,但细看专利结构,你会发现两家公司之间有很大的相似之处。也就是说,苹果和谷歌都有一个围绕整个结构的膜状环。在相对孤立的环境中,是哪些专利发明者在开发东西?他们如何与公司联系?

Google

在Google的例子中,我们发现一个线索。谷歌最大的超级发明人之一身处外围,与其他产品并无关联。这位发明家是基亚希尔韦布鲁克(Kia Silverbrook),在2013年,他卖给公司269个关于相机和打印机的专利。显然,这些被近期收购而不是内部开发的专利缺乏与集中在最大泡沫的其他员工的互连。此外,这些外环可能代表从任意员工的一次性发明所产生的贡献到独立于主创团队之外的臭鼬工厂实验室和空壳公司的最高机密的贡献。而这将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来确认。

Apple

虽然这些图表是专门为这个研究而做的,但是他们都源自PatentsView,这是Periscopic帮助美国研究院和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开发的一个可视化工具。它是一个可公开访问的系统,将我们已有多年的专利数据库(早期的互联检索数据库存储了JPEG中的一些专利扫描)转换成一个可视的连接络。您可以像上面一样查看公司内的专利,或按创作者或主题进行分类。

Periscopic联合创始人Dino Citraro说:建立PatentsView的目的是创建可以鼓励公众探索专利数据的接口。其中一部分是为像专利律师那样需要对专利数据进行研究的人简化访问。但是我们想去研究这些公开的政府数据,然后告诉世人这是公开的信息,而且其中可能会有一些有趣的模式。

事实上,苹果和谷歌可能只是一个开始。比如,你可以基于PatentsView中公开的公司组织结构写一本书这些信息虽然已经公开了一个世纪,但直到现在才如此透明并可以方便的获取。

柴诗雨,北京中恒博瑞公司,大数据开发工程师。在公司内部负责大数据技术预研、开发工作。主要方向为并行计算、实时计算、消息中间件等。三流围棋手,二流程序员。数据派志愿者。

卢苗苗,北京语言大学英语专业在读。爱思考善分析,脑洞大想法多,总能在复杂事物中发现潜在联系。作为数据派的活跃分子,组织哪里需要哪里就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