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默多克中国业务欲转型任用高群耀当CEO

时间:2019-01-12 14:48:36|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默多克中国业务欲转型 任用高群耀当CEO

高群耀

任用高群耀+新媒体业务,这位在华屡屡碰壁的传媒大亨开始重整中国战略

就在人们相信默多克已经心灰意冷地打算在中国重演“敦克尔克大撤退”之时,这位75岁的传媒大亨毅然卷土重来

默多克中国业务欲转型任用高群耀当CEO

去年9月,集团旗下的星空传媒试图通过青海卫视扩大在中国收视范围的举动遭遇“红线”; 11月,默多克以1.1亿美元沽清所持中国通的股份;今年6月,他又令人费解地向中移动售出19.9%的股权,而甘心只做凤凰卫视的第三大股东——这一切都使得集团又退回到2002年时的状态:它能影响到的受众群只限于广东一省的有线电视用户,和入住全国三星级以上酒店的观光客。

但事实上,默多克在部署新的“登陆”行动。9月,他宣布自己的妻子邓文迪正与集团高管一道工作,协助将公司旗下广受欢迎的社交站MySpace带入中国。“她会中文。”默多克解释说。而寻找一位适当人选担任中国业务负责人的工作早已开始 ——去年底——仅仅在青海挫折发生后不久。

10月17日,集团以一份简短的稿宣布了此次“搜星”的结果:Autodesk全球副总裁、亚洲最大发展地区总裁高群耀,将出任集团全球副总裁、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和星空传媒中国CEO。

“高博士对中国市场拥有深刻的洞悉,再加上其丰富的人脉关系和商业经验,以及过去的辉煌成绩,使他成为领导我们中国业务和发展策略的不二人选。”星空传媒集团首席执行官高美娴评论说。

从软件到新媒体领域的跃迁,高群耀的职业生涯更迭就像是在不断地去破解跨国公司如何在新兴市场发展的“珍珑棋局”。而今,他加入的这个传媒帝国,有着风靡全球的MySpace,新媒体领域的吸引力,以及庞大的中国消费者,这是一个可以“充分想象的未来”,默多克曾如是说。

默多克

中国+新媒体

集团在中国要有突破性发展,从多方面来看,高群耀都是业界可圈可点的为数不多的高级经理人选:出身软件行业,在微软和欧特克中国领军之位历练,有被证明的成功经验和职业生涯记录(在他任期内,Autodesk中国已连续13个财季保持业务稳定增长),深刻了解中国市场,有强大的战略实施力。

而高的这些能力正应对了集团目前要解决的两个问题:如何在有着复杂规则的中国市场打开僵局,以及把互联和媒体放到一个试管里,看看究竟能焠炼出什么样的新媒体商业模式。互联和媒体的融合,就像是戴着瓶底儿一样厚的眼镜的程序员和电影里的妮可·基德曼的神奇相遇。

正如高美娴所说,集团“正在积极进军新媒体业务,而高博士的技术背景以及管理微软及欧特克等跨国企业中国业务的经验,是我们未来发展的宝贵资产”。

高群耀此前曾提出过一个著名的跨国公司在中国成功的“方程式”:一端是深入了解本地业务生态又精于从战略到结果的管理和实施团队,另一端则是全球总部对中国市场的重视和投入。而默多克正是有着一种“浓重的中国情结”。

星空传媒在中国长达10多年的坚持,正反映默多克对这一全球尚未开发的最大媒体市场的热望。高美娴承认,其在中国的业务实际上是靠已有13年历史、非常成功的印度业务来资助,而且不太可能“在未来一、两年内为公司利润做出什么重大贡献”。

在电视业务的扩张受阻于中国后,锲而不舍的默多克这次希望让新媒体业务扮演新的主攻角色。这位传统媒体巨头在全球都在重新征服自己已经拥有帝国。

当默多克领悟到互联正在多么强烈地改变传媒行业时,标志着这一行业的价值真正得到了人们的深刻认识。而就在7年前,他曾经如此警告投资者:互联企业并不如股票市场所想象的那么值钱,他还补充说,集团“肯定不会收购大型或投资过度的公司”。

作出上述表示的2年后,2001年,他就将已经投资的中国早期著名站ChinaByte转手卖掉。对集团来说,“这并不是一项行业战略的投资。”ChinaByte原CEO宫玉国对《环球企业家》说。

但自从去年2月开始,默多克非常公开地表现出重拾互联战略的姿态以来,拥抱数字媒体就成为集团所有业务(从电视、报纸到电影)的首要目标。他已投入约15亿美元收购互联公司,这包括以5.8亿美元收购的MySpace,以及其它游戏和娱乐站。

收购Myspace带来的巨大成功,让集团比所有传统媒体都领先了一大步:它不仅取得了朝向新媒体转型的领先位势,更窥见了媒体行业的未来——内容和渠道的整合只有一个目的,让用户更便利的进行选择。无论你的内容多么独特,如果不能顺应技术变化以提供新的传播手段,必将遭遇束缚。

为此,默多克不惜摘下曾被称为其“王冠上的珠宝”的北美卫星电视业务。他曾花费10年时间费尽周折拿下DirecTV,但自2004年交易完成后不足两年,他就已意识到,卫星电视的带宽虽然超越常规有线电视,但比起络宽带的发展,这种进步显得微不足道。

聘任高群耀,正是这一思路的顺延:一位懂得中国市场,又对软件产业和互联有不俗理解的人,更适合集团的未来。

今年4月,MySpace已经推出了英国版本的站;8月,法语版也亮相互联;随后将是日文版、德语和印度版。据悉,集团最终计划在全球推出11个站。现在,人们乐于预测,MySpace究竟会在何时真正进入中国?

但宫玉国承认,他不看好短期内的MySpace在中国的前景。首要挑战是定位:集团会做中国的MySpace,还是MySpace中国?以一个纯粹的西方模式到中国做克隆,肯定是失败的。第二个麻烦是运营问题,博客、MySpace和 YouTube等,是互联应用的丰富,是依附于现有互联模式之上的,在中国以独立业务模式的方式做MySpace,难度会相当大;而且因为没有任何技术门槛,谁拥有服务器空间和人群就能做,很容易被像新浪、易、腾讯等已经拥有海量用户的站克隆。其它挑战还包括政策、法律和道德的适应性问题。

对于“中国CEO”的选择,宫玉国相信,既有本土经验又有国际视野的高群耀是集团的合适人选:“既不能是纯本土的CEO,否则有可能玩‘小’;又不能是外籍高管,那有可能玩‘差’。”对中国市场的深入了解和成功关键是把握“分寸感”,而且必须扎根于中国的草根文化,“如果是一位打高尔夫的CEO,没有去过吧,怎么懂得中国的吧文化?”而这些麻烦,正是Google、雅虎、eBay和 MSN等在中国的现实写照。高群耀能帮助集团克服这种种“阴雨天气”吗?